ZHOU

【雷德×蒙特祖玛】(刀。慎入

*文笔拙劣。

*ooc有
*bug有

以上,致歉。

——

趟了凹凸大赛这趟浑水,谁也别想自持泾渭分明。

雷德是深知这点的。放荡恣睢是他的本性,不过这副懒散样子很快惹来恶果。直到他遇到嘉德罗斯,糊里糊涂的通过了他的所谓的“考验”,成了大赛第一的跟班小弟。雷德倒没什么,大赛第一的跟班,说出去还挺威风。

很快他就知道,第一也不是那么好做的。毕竟雷德也是大赛前十,平日里也会遭遇些无名小卒的袭击,却不比争夺首榜的强横。

很快,他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模样。在空闲时间分外安逸,不过面对敌人也不敢倦怠半分。雷德刚认识嘉德罗斯时就明晓,这个男人早已视万物于自己掌控,狂妄且目中无人。

来到嘉德罗斯身边,自保显得更加重要。若陷入苦战,自己不敌,嘉德罗斯绝不会出手相救。雷德知道,自己就像一柄利刃,如果损坏或折断,主人是不会加以维修,而是用另一柄刀刃顶替。他和嘉德罗斯更像是互利关系。

直到有一天,雷德遇见了一个绿发少女。

雷德开始不加在意,后来发现了她不同其他姑娘的地方。她似乎背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责任,因此雷德从未见过她停下步伐。很快,他知道了这个冷冰冰的姑娘叫蒙特祖玛。

雷德记得那一天蒙特祖玛径自迎上嘉德罗斯,厚重的瓷白色头盔下压绿色发色形成阴翳遮盖眼眸,使人看不清其中情绪,但手中握紧的大剑足以证明决心。几回合下来,雷德暗叹其能力竟比自己还高一筹,接着就传来嘉德罗斯允许少女跟随左右的话语。

蒙特祖玛的肤色偏白,虽然眼眸被遮盖,在女孩子里也绝对算是漂亮的。路途中雷德一直在直勾勾的观察蒙特祖玛,直到嘉德罗斯发现雷德如此放肆方才呵斥使其制止。后者瞬间垂头丧气的哀嚎,一抬头却看见蒙特祖玛不经意间的浅笑。这女孩还是有可爱的一面嘛,这么想着,雷德开始出神,不过嘉德罗斯可是等不起的——雷德很快尝到了大罗神通棍的滋味。

除此之外,雷德又发现了几点。傍晚,蒙特祖玛会悄悄拿出一本册子然后低头写着什么,雷德有时会小心翼翼的偷看,他看见那本册子上时常有蒙特祖玛不经意间的图画。他看的太入迷时往往会被蒙特祖玛发现,不过她也不多说,只是悄然收起了册子。但借着月光,雷德还是注意到了蒙特祖玛微红的脸颊。

雷德发现,自己可能有些喜欢她了。虽然他自己对喜欢的定义尚未明确,但他尚能感知身体温度的升高,又或许是从一些恋爱小说里获取的信息:那些男男女女的缠绵,相互交织的情绪以及各种甜腻的誓言。他暗自耐心的琢磨着其中的含义。

雷德始终没有明白。

他从来不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,起初他只是竭力模仿书中人的行为举止,后来便暗自调查了蒙特祖玛喜欢的食物。当雷德费尽心思观察终于发现她总在草莓摊前停留少顷时,他欣喜若狂的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。

定期他会给蒙特祖玛买草莓蛋糕,不过那位冷冰冰的少女几乎全部回绝。雷德却是越来越肆无忌惮,对其称呼也变为了亲昵的“祖玛”二字。

时间在缓慢的前进,推动着凹凸世界咬合的齿轮。

——那是,一副独属地狱的画卷。

苍穹之下的土地经历了一番前所未有的浩劫。骸骨堆砌,尸横遍野,尽是惨淡光景。雷德勉强立足于高地,他身体的部分机能已严重损坏。雷德望向身旁秀眉紧蹙的蒙特祖玛,见其伤痕累累,只得晃晃头扯出一个牵强的笑。

“祖玛,你说——”

“我们能活着回去吗?”

蒙特祖玛愣了一下,肯定的话语被压抑喉间。以现在的局势,脱身也十分困难。她僵硬的转向嘉德罗斯,他耀眼的鎏金眼眸竟也流落出半分踌躇之意。嘉德罗斯加大力度握紧了掌中的大罗神通棍,好似下了决心一般,腾空而起后向下方人群挥棍,刹那金光大动,地表沟壑更深一分。蒙特祖玛不敢怠慢,握紧羽蛇随之攻入。恍惚间雷德听到一个若有若无的答复。

“能。”

这一字好像给予了雷德极大鼓舞,他跟着前者的脚步,投身于战场中。

雷德迅速运转元力,周身形成荧蓝光刃直刺敌人要害。尽管雷德已经尽力的的压低脊背缩小目标,不少刀剑的锋芒还是悉数刺伤了雷德,四肢五骸传来的痛楚几乎使其昏厥。

雷德感知到体内元力不断减少,同时观察到在如此攻势下对方气数已尽,想着是时候给对方最后一击,便活动筋骨酝酿起所剩无几的原力后杀尽最后一个敌人。

环顾四周,待雷德知道嘉德罗斯和蒙特祖玛都安然无恙时,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闲暇间忽一黑影闪过,手执利刃飞奔至蒙特祖玛身后。

漏网之鱼!?

雷德心中暗骂。若是以往,蒙特祖玛无惧这种简单的攻击,可一恶战方止,蒙特祖玛才稍作歇息,元力也已散尽。眼罩之下,雷德瞳孔骤然缩小,眼见那带血利刃刺入蒙特祖玛的后脊,雷德用尽最后的气力猛地推开蒙特祖玛。

毫无疑问的,那柄刀准确无误的刺穿了雷德的核心中枢,心脏所在。

雷德站在原地。他半阖着双目,眸底倒映出蒙特祖玛惊慌失措的脸。雷德微张着嘴,他想在最后亲自向祖玛告知自己的心意。

机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雷德知道要开始回收了。他故作轻松的整理凌乱不堪的衣襟,收起了最后一丝玩世不恭,向着蒙特祖玛的方向嘴角上挑。

已近黄昏,余光照射到雷德的后方,显得格外耀眼。

“祖玛…!”

雷德犹豫片刻,生生咽下苦涩的话语。余下的字眼随着雷德的身躯消散,缥缈至远方。

雷德始终没有说出来,那句他千思万想,反复删减的告白。

我喜欢你。

蒙特祖玛目光呆滞的站在雷德消失的地方,泪水自两颊无声落下。她寻找着雷德的最后一丝气息,渴望听到他亲昵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。

“参赛者雷德  回收完毕”

end.

——

*结尾比较草率..。见谅。

评论(3)

热度(42)